歧视新冠肺炎治愈者,也是一种心理病

  ■ 来论

  最怕的就是,躲过了病毒,却被当做了病毒。

  日前,有媒体采访调查当地的新冠肺炎治愈出院者,发现他们当中很多人遭遇了各种歧视。如一位严先生就说,出院后人还没到家,就收到朋友的消息:有邻居把他的个人信息发在了微博,自称是“正义”行为;有邻居说他是妖怪,要把他赶走。

  歧视新冠肺炎患者,本就已经很扭曲了,还自以为“正义”,这更可怕。单就拿非法曝光他人隐私还煽动人肉、辱骂这点来说,就没有任何正义可言。

  歧视治愈者,也是一种心理病,得治。换位思考是最简单的治疗方子。设身处地想一想,如果被感染的是自己或自己的亲人,好不容易战胜病毒出了院,愿不愿意面对这种冷嘲热讽和异样的目光?我们一定希望自己看到的是温暖的援手,而不是冷漠。

  一个正常的社会,不会让被治愈者刚走出医院,又进入一个充满病态眼光的环境中。

  就新冠肺炎治愈者来说,国家诊疗方案对出院标准都有明确规定,他们能走出医院,其实并不容易。无论是政府还是医院,出于疫情防控目的,都不会轻易将那种不确定性投放到社会中。

  回看一些过激反应,已不仅是道德范畴,而是突破了法律边界。如曝光治愈者的隐私,如辞退治愈者的工作。2月5日,湖北的姚女士,刚被治愈出院,就接到通知:所在公司因其确诊过新冠肺炎,决定自2月10日起与其解除劳动合同。

  消解这种歧视,显然不能仅指望那些大众或企业机构“自愈”。一方面,对于治愈者的个人信息,有关部门要做好保护工作,堵住泄露的阀门;另一方面,对于明显触及人格尊严的侮辱谩骂,对于侵犯治愈者个人权益的行为,也要依法打击。

  我们旗帜鲜明地反对歧视被治愈者,是因为不歧视他人,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救赎。就像这次疫情,没被感染的大多数是幸运的,但这不代表我们会被锦鲤附身一辈子。而且,我们反对的,是一切歧视本身。

  歧视是一种病,且病在人心。收起异样的目光,报之以关爱和鼓励,是为了他人,更是为了自己。

  □与归(媒体人)

【编辑:于晓】